賠償金額從70萬元提至1000萬元,廣東一科技公司維權成功

                      時間:2022-08-13 12:00:20    來源:新快報

                      新快報訊 近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廣東永泉閥門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廣東永泉公司”)訴永泉閥門有限公司(下稱“東莞永泉公司”)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案作出終審判決,判令東莞永泉公司立即停止在企業名稱中使用“永泉”字號等侵權行為,并賠償廣東永泉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維權費用合計1000萬元。

                      該案中,廣東高院終審判決的判令賠償金額從一審判決的70萬元提升到“雙頂格”(即商標侵權法定賠償500萬元、反不正當競爭侵權法定賠償500萬元)1000萬元,引起業界和社會關注。

                      圖為廣東永泉公司.jpg

                      ■圖為廣東永泉公司。


                      廣東永泉公司訴東莞永泉公司一審判賠70萬元

                      廣東永泉公司成立于1982年,經過40年發展,成為國內領先、省內最大的閥門產品制造企業。該公司累計擁有包括“永泉”“永泉閥門”“YQ”在內的國內商標30個、香港商標2個。

                      隨著企業知名度不斷提高,廣東永泉公司多年積攢的正面品牌形象面臨同行猖狂“傍名牌”侵權行為騷擾。廣東永泉公司總裁陳鍵明介紹,2000年開始,全國多地發現公司商標被侵權、產品被仿制,對公司正常經營行為造成極大的傷害和經濟損失。于是,公司先后在多地人民法院向不同侵權提起訴訟,其中2011年在河北省、北京市的2起訴訟,從基層法院到中級法院、北京高院,歷時10年才結案。

                      陳鍵明說,在系列侵權行為中,東莞永泉公司行為最為惡劣。從2013年開始,東莞永泉公司在商業經營活動中長期大規模使用“永泉閥門”“YQFM”等系列標識,同時實施企業字號、域名混淆使用及虛假宣傳等不正當競爭行為,產品銷往國內多個城市,給廣東永泉公司造成極大損失。尤其是東莞永泉公司將自己的企業名稱直接注冊為“永泉閥門有限公司”(俗稱“國字號”企業),令市場嚴重誤認。

                      2019年5月,廣東永泉公司以涉嫌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為由,將東莞永泉公司、申核閥門科技有限公司(共同侵權人),以及3名自然人(兩被告公司股東)訴至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請求法院判令東莞永泉公司、申核閥門等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廣東永泉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行為、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賠償經濟損失1000萬元等。

                      2020年1月13日,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對該案件作出一審判決,判令東莞永泉公司和申核公司停止商標侵權、企業名稱停止使用“永泉”字樣、合計賠償經濟損失和維權費用70萬元等。

                      終審指“被訴侵權行為性質惡劣”遂“雙頂格”判決

                      對于一審判決結果,原被告雙方不服,均上訴到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此案后認為,由于東莞永泉公司的侵權主觀惡意明顯,侵權行為情節嚴重,綜合考慮相關因素并體現懲罰性,對于東莞永泉公司的商標侵權以及不正當競爭行為,該院依法按照法定賠償上限確定本案賠償數額,即東莞永泉公司侵犯廣東永泉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需向廣東永泉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支出的合理維權費用合計500萬元,東莞永泉公司因實施不正當競爭行為需向廣東永泉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支出的合理維權費用合計500萬元,兩項合計1000萬元。申核公司對其中200萬元承擔連帶責任。其他3名自然人被告作為一人有限責任公司或有限公司股東,因未能舉證公司財產獨立于股東自身財產,需分別對東莞永泉公司或申核公司相關賠償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改判判決書.jpg

                      ■圖為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改判判決書。

                      專家指該知識產權案件判決具有示范意義

                      在判決書中,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特別指出,對于嚴重侵害知識產權的行為,無論采用計量性方式還是裁量性方式確定賠償數額,均可體現合理的“懲罰”,以實現懲罰、遏制侵權行為的功能,依法嚴格保護知識產權,維護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對于侵權行為人具有明顯主觀惡意、侵權行為情節嚴重的,可結合具體案情,將侵權人的侵權故意和侵權行為情節作為懲罰性考量因素,在法定賠償范圍內從重賠償,直至按法定賠償上限確定賠償數額。

                      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華南理工大學企業知識產權研究中心主任楊雄文表示,近年來,隨著我國知識產權法律法規修改引入“懲罰性賠償原則”以來,嚴重侵犯知識產權案件的行為判賠額明顯提升,高額判決的相關案件越來越多,這充分體現了我國知識產權保護力度持續加大的宏觀趨勢。他呼吁廣大企業尤其提高知識產權法律風險意識,盡快推動企業知識產權戰略工作,并及時對市場行為進行梳理,控制侵權風險,同時也要重視自己知識產權的保護。本案的判決,將鼓勵更多真正具有自主創新和品牌意識、飽受知識產權侵權之苦的企業,站出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法學院教授、佛山市中級法院原副院長胡充寒指出,在具體司法實踐中,能夠將“商標侵權”“不正當競爭侵權”兩項賠償同時按照“法定賠償上限”來確定的個案殊為罕見,充分體現了廣東法官維護知識產權合法權利,從嚴打擊“侵權惡意明顯,性質惡劣、情節嚴重”侵權現象的決心。他同時指出,本案中,自然人被告均要為企業侵權行為承擔連帶責任,對企業股東具有重要警示作用,如何在公司財產與個人、家庭財產建立“防火墻”,應該盡快提到每一個企業的合規審查重要議程。

                      采寫:新快報記者陳慕媛 通訊員李福章


                      編輯:溫卓濤    

                        以上內容版權均屬廣東新快報社所有(注明其他來源的內容除外),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報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協議授權轉載聯系:(020)85180348。

                      輕報紙


                      一本加勒比波多野结衣高清